主页 > 和田玉加盟 >

和田玉收藏“扫盲”攻略

  和田玉以“脂”为美,以其温润、柔韧特立于众多有色玉种之外,成为世界公认的最著名的玉石品种之一。和田玉“聚天地之精华,得日月之灵气”,其虽为石,也有了生命,一旦为慧眼识之,高手琢之,则获新生。近年来,和田籽玉的收藏日益升温,每克炒到上万元,令身价暴涨的黄金都望尘莫及,势头甚至远超过瓷器和字画收藏。在最近短短的10年中,和田玉价格已经飙升了千倍!令人瞠目。特别是北京奥运会奖牌采取“金玉结合”的方案一公布,更是给玉石市场打了一针“兴奋剂”,收藏玉石的人们也愈加疯狂。

  中国白玉研究会人士表示,世界上的白玉矿藏资源比翡翠还稀有,和田玉河床已被挖过上万遍。史洪岳表示,在石油等矿产资源性产品涨价带动金银等涨价的同时,白玉、翡翠的不可再生性将决定其升值速度会更快。

  和田玉是中华民族的瑰宝,被誉为中国的“国石”。早在新石器时代,昆仑山下的先民们就发现了和田玉,并作为瑰宝和友谊媒介向东西方运送和交流,形成了我国最古老的和田玉运输通道“玉石之路”,即后来的“丝绸之路”的前身。

  和田玉分布于新疆莎车——喀什库尔干、和田——于阗、且末县绵延1500公里的昆仑山北坡,共有9个产地。和田玉的矿物组成以透闪石——阳起石为主,并含微量透辉石、蛇纹石、石墨、磁铁等矿物质,形成白色、青绿色、黑色、等不同色泽。多数为单色玉,少数有杂色,玉质为半透明,抛光后呈脂状光泽。

  和田玉夹生在海拔3500米至5000米高的山岩中。经长期分化剥解为大小不等的碎块,崩落在山坡上,再经雨水冲刷流入河中。待秋季河水干涸,在河床中采集玉块称为籽玉,在岩层中开采的称山料。现已发现的用和田玉制作的时代最早的玉器,出自殷墟妇好墓。春秋战国以后,和田玉成为主要玉材,均为采集籽料,至清代始开采山料。清代乾隆时期琢制的大禹治水玉山,青玉材重5000余公斤,即采自弥勒塔山中。

“和田玉”被神话还是被欲望左右?

  “和田白玉承载了中国太多的文化,包括物质和精神的,价格上涨也是理所应当的。”国家珠宝玉石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专家沈崇辉说,2002年以来,国内的翡翠收藏投资先热了起来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大城市的珠宝玉石市场开始走向成熟,在翡翠热的带动下,和田玉市场也开始启动了。

  “翡翠主要产于缅甸,和田玉则是中国‘土生土长’的玉料,缅甸翡翠的价格已经很高了,中国的和田玉为什么不能高?”多年来研究玉的沈崇辉语气激昂,“价格上涨的速度快也是正常的,因为人们觉醒了,认识到了和田玉的价值,白玉虽然没有翡翠的感官刺激更强,看上去只是白而已,但在品位高的爱玉者把玩下,会产生脱俗的灵气,是其他青海玉等望尘莫及的。”

  北大教授张辛先生说玉时曾提到:农耕文明的内足性和定居让中华民族成为世界上最早尚玉的民族。而新疆和田籽料自古以来就是皇宫和贵族身份的标志及珍藏、把玩的艺术品。千百年来,籽料之所以保持着不衰的魅力,除了以其独特的优势发挥着其他工艺品所不能替代的作用外,还被打上了宗教的、道德的、价值的烙印,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。

  “金生丽水,玉出昆冈。”(《千字文》)和田玉是玉中精品,而和田籽料又是精品中的精品,一直以来都洋溢着神秘色彩。传说颛顼大战共工时,“共工触不周山,天为之倾,女娲采五色石补之”。这里共工撞的“不周山”就是昆仑山,女娲补天的“五色石”就是和田籽料;另据《穆天子传》记载:中周穆王游猎至昆仑山北麓,私会西王母后,车载五色石而归,这些西王母送的礼物据说就是和田籽料。

  孔子以玉为儒家道德规范的载体,称玉有“十一德”;许慎称玉有“五德”。而有温润、缜密、内外一致、声音舒扬、裂不伤人五种属性的和田籽料当之无愧。

  俗话说,“人养玉三年,玉养人一生。”《本草纲目》等古医药专著除了强调和田玉“白如猪膏”外,还提出玉石有“除中热、解烦懑、润心肺、助声喉、滋毛发、疏血脉、明耳目”等疗效。不管这种说法是否属实,但玉和人之间的密切关系可见一斑。

  某位“大隐隐于市”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的玉石收藏家李先生家里,大大小小的玉石藏品数百件,包括岫岩、和田、田黄、翡翠等各种类别:家内装修主要以博古架为主,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玉石藏品,岫玉葡萄、白玉白菜、玉观音等琳琅满目。除此之外,李先生和家人的脖子上都挂着翡翠挂件,储物柜里也都摆满了大盒小盒的玉石藏品。

  上世纪90年代,李先生就开始自己收藏,10多年里,他几乎每个周都要去古玩市场“淘宝”,时间久了眼力也好,现在收藏的都是上等的好玉。

  对于李先生来说,这些玉石就是他的一切。他患有心脏病,但拒绝吃药,每次犯病的时候,他就吆喝老伴把床底下的玉搬出来摩挲。说来奇怪,抚摸着这些宝贝,他的病就得到缓解。如今,60多岁的李先生的头发乌黑,老年斑也褪去,身体非常健壮,他把这些归功于“玉的能量”。

  因此,作为习俗、神灵等的象征物,精光内蕴、体如凝脂、坚洁细腻、厚重温润的和田籽料当下受世人追捧是必然的,但追捧者目的不同:有人“比德如玉”,以玉净化灵魂;有人却看重玉的经济价值,因为物以稀为贵,籽料越来越少了。